期货半仓长线中国已成金融大鳄袭击目标?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任尚伟配资-证券配资,线上配资,股票期货在线配资平台公司
上周在瑞士达沃斯论坛上,“期货半仓长线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语出惊人,称中国“硬着陆”不可避免,并看期货半仓长线空亚洲货币。对此,中国官方媒体刊文驳斥,引发港台舆论“中国警告做空人民币死路一条”的解读。那么,索罗斯到底什么用意?是真要在中国卷土重来,还是制造新的“获得财富的假象和谎言”?

  上周在瑞士达沃斯论坛上,“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语出惊人,称中国“硬着陆”不可避免,并看空亚洲货币。对此,中国官方媒体刊文驳斥,引发港台舆论“中国警告做空人民币死路一条”的解读。那么,索罗斯到底什么用意?是真要在中国卷土重来,还是制造新的“获得财富的假象和谎言”?

  向中国货币宣战?“呵呵”

  据人民日报报道,从去年到今年,有“金融大鳄”之称的索罗斯连续两年成为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最引人关注的风云人物之一。去年,他利用这个平台宣布“永久退休”,不再涉足金融投资的江湖,转而专注其所谓的“政治慈善”;今年,同样是在这个平台上,他却公开向中国“宣战”,声称自己已经大手笔做空亚洲货币。由于他的影响力,国际金融市场上已经存在的波动有所加剧,亚洲货币明显感期货半仓长线受到更大的投机性攻击压力。

  对此,新华社23日凌晨发表题为《中国经济转型检验全球投资者智慧、勇气》的英文评论文章称,肆意投机和恶意做空将面临巨大损失,甚至法律严惩。

  24日,新华社再发文严厉警告索罗斯们,做空人民币死路一条。那些急切砸盘套利的投机者和恶意做空者,却面临更高交易成本乃至严重的法律后果;须知,一个具有坚强变革意志和纠错韧性的转型中大国,所拥有的雄厚资源和政策弹药,使其足以掌控局面。

  “对思维观念没有与时俱进的投机者来说,轻易在中国经济新旧动力加速转换的过渡期做空,最终难免被市场所淘汰。”针对国际上“将继续做空人民币等亚洲货币”的声音,昨日(25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文章称,尽管在市场经济下做空机制有助于抑制泡沫并实现均衡价格,但仅凭转型期出现阵痛便做空中国并不是明智的判断。

  对于预期,《人民日报》援引专家之言表示,任何一种资产的市场价格都是由所有参与者的期货半仓长线行为共同决定,而不会仅仅取决于做空者单方面的意愿,如果大多数世界精英看待中国时都是理性的,那么做空者即使在短期使出“浑身解数”,也不会取得理想的收益。

  2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再头版刊文:向中国货币宣战?“呵呵”。换个角度看,索罗斯向亚洲货币“宣战”,还为中国创造了深化东亚财金合作乃至“一带一路”财金合作的机遇。然而,索罗斯对人民币和港元的挑战不可能成功——对此,无须怀疑。

  “官媒频频以海外版或英文文章发声,是在警告那些做空中国的人莫要轻举妄动,也是对外稳定市场。”业内专家表示,现在中国央行与海外做空机构之间的战争仍在继续。

  此外,人民币大跌的那周,央行多次向外界表达了打击投机势力的信心。1月7日,央行官网发布文章称,一些投机势力试图炒作人民币并从中牟利,其交易行为与实体经济需求无关,不代表真正的市场供求,只会导致人民币汇率异常波动,向市场发出错误的价格信号。面对这些投机势力,人民银行有能力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期货半仓长线基本稳定。

  1月11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当时也在纽约表示,有关人民币大贬值的预期“荒谬可笑”,中国决策者有决心保证人民币汇率稳定,因此做空人民币会以失败收场。韩俊也证实过去两日中国央行的确为推升人民币干预离岸汇市。他认为,一些分析师有关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会跌约14%至7.6:1的预测不严谨,“不可能”达到如此大的跌幅。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去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下行、股市波动、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但在这个全球经济增速下滑时期,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在大国之中相对较好:去年经济增速相当于美国增速的两倍;中国2015年出口虽然下降1.8%,但全球贸易同期下降10%;中国的产业结构仍在继续升级,新兴先进制造业和新兴服务业仍在成长,而且已经开始在越来越多的领域领行世界……

  上述这些表明,中国的宏观经济稳定性远远好于其他金砖国家和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单纯的经济冲击不可能倾覆中国,中国依然能够保持全球经济大国中相对较好的状况。同时,民族构成和文化传统统一性较高等因素也赋予了中国较高的社会稳定性。

  具体到人民币汇率而言,去年年中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确实小幅贬值,但市场参与者还应当看到,以人民币年均汇价衡量,从1994年的1美元兑8.6187元人民币到2014年的1美元兑6.1428元人民币,人民币对美元已经连续升值近20年,仅仅在2000年出现小幅反复。

  一种货币对美元持续升值时间如此之长、幅度如此之大实属罕见,如今出现小幅回调实属正常。而且,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不能永远事实上盯住美元——在这个资本具有高度流动性的世界上,为了取得货币政策独立性,中国愿意而且能够承受汇率一时的、小幅的波动,市场参与者迟早也会认识到并习惯这一点,从而减少当前这样的过度反应。

  从更大背景上看,目前美元对其他大多数新兴市场货币的强势可能会延续较长时间,但对人民币难以做到这一点。因为中国贸易收支仍然保持持续顺差,且顺差还在扩大;美国经济则已经深陷金融“荷兰病”(某一部门异常繁荣而导致其他部门衰落)而不能自拔。尽管美国想要重新巩固其实体经济基础,其“再工业化”势头却难乎为继,致使其货物贸易收支随着经济复苏而持续恶化。

  这一轮美元对人民币的暂时强势,必然会被上述“特里芬两难”(信心与清偿力两难)所打断,而且可以预计的是,这个时间可能不会太长。

  此外,换个角度看,索罗斯向亚洲货币“宣战”,还为中国创造了深化东亚财金合作乃至“一带一路”财金合作的机遇。国际货币合作由低到高分为国际融资合作、联合干预汇市、宏观经济政策协调、联合汇率机制、统一货币五个层次——其深化的直接动力,通常来自投机性货币攻击的压力。

  目前的东亚货币合作,尚处在以货币互换和回购网为标志的区域融资合作的层面。现如今,新兴市场货币震荡、索罗斯打响对亚洲货币投机性攻击发令枪,对于中国与东亚其他经济体而言,实现从国际融资合作到联合干预汇市甚至开展宏观经济协调的升级,这难道不是一个机遇吗?

  央行打赢人民币保卫战

  1月23日凌晨,新华社发表了一篇措辞严厉的评论。在这篇题为《中国经济转型测试全球投资者的智慧和勇气》的英文评论中表示,鲁莽投机和恶意做空将面临更高的交易成本,甚至可能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中国政府绝对有实力这样做。在此以前,面对境外空头炒家,中国央行已经打赢一场人民币保卫战。

  那么,央行是如何打赢人民币保卫战的呢?据中新网报道,十二天之前,人民币汇率连连暴跌,境内外汇差高达1600点,境外空头炒家铆足劲要在套利交易上赚个钵满盆溢。正在市场恐慌情绪蔓延之时,陷入颓势的人民币汇率迎来惊天逆转。事后,大家才明白,这是一场央行参与的人民币保卫战,从离岸市场直接入手,通过降低两岸汇差和抬升做空成本来打击空头。

  事实上,新年以来,做空的寒流突袭香港市场,离岸人民币汇率大跌,港元和港股更是遭遇“股汇双杀”。而就在港元暴跌的次日,1月21日,在达沃斯论坛期间,85岁的金融大鳄索罗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表示,全球面临通缩压力,这让他看空美国股市,他还表示在做空亚洲货币。索罗斯表示,他做空了标普500指数。今年,标普500指数已经累计下跌8.5%。

  索罗斯称,现在买入股票还太早。除了做空美股,索罗斯表示还在去年年底买入了美国国债,做空了原材料生产国股市,并下注亚洲货币将对美元下跌。索罗斯的言论,让人不由联想起18年前的“东南亚金融危机”。人们担心,历史会重演,而中国会成为金融大鳄袭击的目标。

  事实上,2015年以来,人民币贬值预期越来越强,而离岸市场和在岸市场人民币汇差不断扩大,从年初的100个基点左右扩大到1600个基点。这样的汇差也给市场套利提供了空间。境外空头炒家是如何做空人民币来赚钱的呢?

  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姜超指出,目前市场上的人民币“空头”交易可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市场单纯做空交易,而另一类则是基于在岸和离岸人民币显著汇差的套利交易。

  离岸做空盘的本质是贬值预期下,在离岸市场借入人民币后购汇,再通过远期等方式在未来结汇,偿还最初的人民币拆借;贬值预期越强,越有动力做空。投资者可通过离岸市场的外汇即期、远期、掉期和期权等产品进行交易。不同于在岸有统一的银行间市场进行外汇交易,离岸市场的参与者主要通过电子交易平台(如ebs)、银行、港交所等进行交易。

  那么在较强的贬值预期下,做空盘持续进行“拆借-购汇-远期结汇”交易,推升对离岸人民币的需求,只要汇率交易的收益大于离岸人民币拆借成本,利用贬值预期的做空盘就会持续。在香港离岸市场,一种做空人民币的方式是通过短端掉期融入人民币再进行做空交易,从而推高掉期点利率,导致其隐含的cnh资金价格走高,使得资金面变得紧张。

  除了离岸做空交易外,另一类贬值预期下的外汇交易是人民币离岸和在岸的跨境套利。由于在岸人民币汇率(cny)持续高于离岸人民币汇率(cnh),市场会通过人民币的跨境结汇、购汇和资金跨境流动,获取无风险收益。当境外人民币较境内便宜,套利资金造成人民币向境内回流。

  贬值预期下,企业和投资者都倾向于在离岸市场买入人民币、在岸市场抛售人民币,无论是贸易途径、账户途径,还是远期外汇套利途径,都将减少离岸人民币存量。

  有鉴于此,央行回应的组合拳是在外汇市场买入人民币,抛售美元,拉升汇率,减小汇差,减轻贬值压力;同时收紧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抬高离岸人民币拆借利率,增加了空头的成本,逼得空头只能撤退。

  市场人士反映,当时,中国央行在离岸市场大量购买人民币、抛售美元。由于买盘大增,人民币汇率自然上升。有交易员透露,1月11日,情况危急之时,至少有两家中资大行在6.5850附近抛售usd/cny,并带动其他自营盘跟随卖出美元。在此之前,至少两家中资大行持续报卖美元,将usd/cny防守在6.5850一线。

  其次,央行通过中资行回收离岸人民币,此后并未投放到拆借市场上,甚至要求部分境内银行做好资本项下的净流出管理,减少短期内人民币集中跨境流出,彻底收紧离岸流动性。姜超指出,这使离岸人民币拆借市场供不应求加剧,造成香港、台湾等离岸人民币市场拆借利率大幅飙升。

  央行出招起到明显成效。面对抬升的资金成本,空头或者选择继续滚动拆借、但做空收益大幅下降;或者被迫结汇平仓,这将反过来助于cnh上升,如果平仓量巨大,人民币汇率可能大幅回升。

  姜超评价称,从汇率表现来看,1月12日cnh快速升值1.5%,1月13日cnh和cny均稳定在6.57,汇差明显收窄,短期内人民币汇率成功企稳,央行这套“干预cnh制约套利,抬高利率制约做空”组合拳效果显著。

  另据银行业内人士透露,事实上离岸人民币流动性收紧,并不是1月这几天的新突发事件,而是从去年年底就开始酝酿,直到现在才爆发,可以说局早已布好。

  比如,10月底,监管部门窗口指导禁止自贸区往境外拆借人民币;11月暂停离岸人民币清算行参与境内债券回购交易;12月叫停新申请rqdii。去年末境内向境外输送人民币流动性的主要渠道纷纷被堵。同时,境外结汇价格优于境内,企业在境外结汇后也选择将人民币汇回境内,抽走离岸人民币流动性。进少出多,整个离岸人民币池子逐渐缩小,流动性肯定越来越紧。

  在人民币保卫战告捷之后的1月18日,央行又下发通知,自2016年1月25日起,央行将对境外金融机构在境内金融机构存放执行正常存款准备金率政策。

  央行有关负责人指出,经过一年多的准备工作,相关技术条件已经具备,对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放执行正常存款准备金率,是对我国存款准备金制度的进一步完善。这一措施不会影响境内人民币流动性,有助于抑制跨境人民币资金流动的顺周期行为,引导境外金融机构加强人民币流动性管理,促进境外金融机构稳健经营,防范宏观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

  多家机构认为,央行对离岸人民币开征存款准备金,旨在进一步锁定离岸人民币流动性,提高离岸人民币利率,从而达到打击做空人民币的目的。

(责任编辑:df207)